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小谦 > 猫眼微影或许会在年底上市 但打败淘票票的可能性不大

猫眼微影或许会在年底上市 但打败淘票票的可能性不大

2018年暑期档刚刚结束,在线票务平台猫眼就传出启动IPO流程的消息,据第一财经记者的报道,猫眼微影会赴港股上市,招股书即将公布。此时,猫眼和微影时代合并已经将近一年,“新猫眼”与淘票票的两强格局基本奠定。不过人们有理由怀疑,腾讯的干儿子或许很难打败阿里的亲儿子。

结合两者纯粹的工具属性以及猫眼的光线背景,猫眼不得不思考,面对淘票票的进攻猫眼是否能防守得住?猫眼的干儿子身份,又是怎么让其失去一些机会的?接下来猫眼还有可能打败淘票票吗?

猫眼微影合并近一年 行业形成两强格局

去年9月22日,在线票务平台“三足鼎立”格局中的两家——猫眼和微影时代——宣布合并,行业进入双寡头时代。按照比达咨询和易观的数据,合并后新猫眼的市场份额达到了41.3%或51.56%,具有了一定的用户优势。

此次联合,对于猫眼和微影来说,直接目的就是阻击淘票票。淘票票的攻势非常凌厉,市场份额一度超越猫眼,位居第一。据娱乐资本论报道,当年9月19日阿里大文娱总裁俞永福曾宣称淘票票很难被超越,如果要超越“当然也有快捷的办法,比如合并之类的。”

当然从时间上看这或许是阿里早有察觉,旁敲侧击暗示对手即将合并,并且这场合并确实把在线票务市场的战火继续延展了下去,缓冲了淘票票的迅猛攻击。

对于绕不开的投资者腾讯来说,和阿里的对抗是原因之一。腾讯与阿里巴巴在生活服务和支付领域的战争遍及各个角落,票务市场也不例外。同时对于腾讯的文娱战略来说,票务市场也是一个需要布局的环节,至少要做到不缺位。

再加上两家多多少少都有腾讯的影子在背后,工具产品很难找到差异性可以发掘,没有“养蛊”的必要,对腾讯来说还是整合起来比较划算。

份额不小但用户忠诚度低 吸引内容方也存在难度

整合后的猫眼微影减轻了竞争上的压力,但仍然解决不了工具属性的问题。因为淘票票的进攻,价格战也还在继续,而新猫眼对用户的吸引能力和与电影公司的合作机会都有潜在的风险。

(1)用户黏性不高 价格成吸引用户唯一手段

猫眼微影这样的票务平台不同于点评网站,看电影的消费者一般没必要关注影院的情况,而内容地点评早有豆瓣和影评人去完成。票务平台只能单纯扮演工具角色。

这就意味着其使用场景总是集中于买票的时候,用户迁移成本也很低。据中国经营网报道,艾媒咨询CEO张毅认为淘票票、猫眼、微影等在线票务平台,“这几家只有一个优势就是价格,每一个平台的用户黏性都不高,只是买票的时候用一下,其他时候都用不着。”

所以价格战就成为行业内重要的获客方法,本质上也说明各家的产品都做得一般,缺乏留存用户的硬实力。补贴战的长期性存在,也是腾讯推动猫眼微动合并以及猫眼微动上市的原因。

(2)光线传媒色彩过于浓厚 不利于与其他内容方的合作

光线在猫眼微影取得的控股地位当然是为光线自身服务的,但这样一来光线就既产出内容又控制票务渠道,必然引起其他电影公司的担忧。尤其是那些和光线的影片存在竞争关系的公司,他们很难利用到猫眼的渠道能力。

这种情况下,阿里影业拍不拍电影,会不会与传统电影公司形成竞争,也成为业界关心的内容,但光线一定不会放弃电影制作是既成事实。“光线+猫眼”的组合,对光线来说或许是加强,对猫眼来说可能是一种削弱。

并未真正融入腾讯 猫眼微影的资源有限

猫眼的挑战除了囿于对用户和电影公司的吸引力较弱,还在于自己的身份并不高贵。猫眼微影属于腾讯系,但猫眼与腾讯的关系,远远没有淘票票之于阿里巴巴那么亲密。

(1)拥有QQ和微信入口 流量是最大资源

猫眼微影合并时,腾讯以微信入口作价8.97亿增资猫眼。现在用户可以从QQ钱包和微信钱包两大入口进入猫眼,在微信的搜索中输入电影名也可以直达小程序订票,这可以给猫眼带来很大的流量优势。

按理说,这是腾讯给出的很好的资源了,但这个优势能不能用好还是存在疑问的。淘票票依托的流量入口稍微弱一点,淘宝、支付宝也有大量的流量,猫眼是不是一直能保持优势也不好说。

(2)音乐类票务表现不佳 粉丝社群有望提高粘性

票务市场的另一部分就是演唱会等音乐类的票务消费,大麦网成为阿里系的另一利器,相反占据绝大多数市场份额的腾讯音乐集团并没有发挥出优势来。

直到今年6月底QQ音乐才接入猫眼的演唱会供应链,酷狗和酷我至今不能通过搜索引导用户购票。这也说明垄断优势并没能发挥出来,腾讯系各集团、集团各部门之间的独立性还比较强,布局很美好,联动有阻碍。

阿里的优劣势也很明显,优势主要在于大麦网的市场份额高(根据易观的数据,大麦网行业渗透率为行业第一),劣势在于虾米音乐的用户量少,难以起到导流的作用。

不过阿里也有望靠阿里星球改变票务平台的纯工具属性,从而增强用户粘度。此前虾米音乐和阿里星球就已经有联合的经验,如果阿里可以靠“虾米音乐+阿里星球+大麦网”这样的组合(也可以与整个阿里大文娱连接),将高频的音乐用户、深度粘性的饭圈粉丝和低频多量的购票粉丝整合起来,就可以形成一个有黏度、有归属感的社群,既有利于这个生态的良性发展,也能够让粉丝热衷于通过淘票票和大麦网渠道购票,只要能让他们的购买行为转化为在饭圈社区的归属感和身份象征。

(3)腾讯元素没那么重 淘票票是阿里全力在推

淘票票脱胎于淘宝电影,阿里影业持有淘票票股权达96%以上,是名副其实的“亲儿子”。阿里影业在票补大战中大量投入资金做宣传推广,未来的投入费用不设上限,输血力度非常之大。

但反观腾讯对猫眼就没有这么关心,一方面可能腾讯认为在线票务这一块并不是发力的重点领域。当初猫眼与微影合并时放弃了微影主导,就已经说明腾讯对此并没有达到很高的重视程度,只需要有一支力量补足其布局就足够了。

另一方面也可能是因为猫眼主要是光线控股,腾讯没必要用尽全力为人作嫁,更何况阿里与光线也有暧昧的关系。据天眼查显示,北京光线传媒股份有限公司的第二大股东就是杭州阿里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如果腾讯在猫眼上用尽全力,不也间接为马云打了工?

所以在猫眼和淘票票的竞争中,因为在线票务市场的自身特点,一定时期内会以价格战形式表现,而其他电影公司也可能与猫眼变得疏远。对于猫眼最不利的在于腾讯系的支持力度,无法与把淘票票视若己出的阿里系相比,这或许是猫眼需要获得更多资金的背后原因,也是猫眼很难凭一己之力打败淘票票的根源。

文 |小谦,葫芦程序(http:www.huluchengxu.com)创始人,互联网观察员,数十家科技媒体专栏作者,微信请联系net1996,转载请注明版权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