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小谦 > 上市计划终落地,昔日独角兽Airbnb能否重获资本“芳心”?

上市计划终落地,昔日独角兽Airbnb能否重获资本“芳心”?

千呼万唤始出来,在去年“官宣”上市后,美国民宿平台爱彼迎于19日正式提交在美IPO申请。除此之外,并未透露细节信息。知情人士表示可能会于年内完成IPO,但具体还要依市场而定。

“半年多时间过去,短租鼻祖Airbnb恍如隔世”

2019年底,平台上已经有700多万套房源,业务遍及全球几乎每个国家的大约10万个城镇。成立以来,其发展顺风顺水,不断向新业务扩张并接近稳定盈利,而融资后的估值已高达310亿美元。

但今年一季度,全球预订量几乎归零,业务随之进入冰封期。直到近期才开始恢复,而估值也缩水至180亿美元。

这样的变化也体现在公司从计划IPO演变到目前的急切上市。这个的背后,昔日的共享经济独角兽可能有着不少忧虑。

310亿到180亿,爱彼迎估值几乎腰斩

310亿,曾是一个值得玩味的数据。

爱彼迎去年的估值便已超过途家大股东携程市值50%,作为共享经济的独角兽,其故事的确让资本“彼此欢迎”。

昔日爱彼迎的IPO之路饱受关注,反观之下,如今几乎腰斩的估值却不免令人唏嘘。

这一转变不仅反映出投资者对公司本身价值的重新审视,也透露着他们对包括爱彼迎、Uber等实践的共享经济模式心存疑虑。

2019年,共享经济迎来了一轮IPO热潮,其中的网约车巨头Uber和Lyft一度被推到估值顶峰。

Uber在今年5月首次公开募股前的估值达到760亿美元,而Lyft估值近200亿美元。

它们在上市前的估值都不低,但之后的表现却差强人意,两家公司的股价上市后跌幅都很多。

就Uber来说,2019年亏损金额达85.12亿,由于大环境的影响,今年两个季度公司更是难逃亏损。

第二季度网约车业务实现7.9亿美元收入,同比下滑66%;从调整后的EBITDA来看,亏损规模扩大了28%。

营收规模首次被外卖业务超过,优步此前给人的印象就是网约车巨头,但现在或许是一家外卖公司?

(图源:雪球)

值得一提的是,WeWork作为共享办公领域的代表企业,也曾是高估值独角兽之一。去年8月估值一度达到470亿美元,弘毅资本、软银集团、淡马锡控股等均曾为其注资。

公司之后还向SEC提交IPO招股书,而估值随后却一路跌至今年5月的29亿美元,缩水九成以上,狠狠给资本市场一记耳光。

实际上,近几年有很多共享项目都收到不少的融资,无论是网约车、办公还是充电宝等都经历了疯狂。

但遗憾的是,他们中少有是实现盈利的平台。烧钱成为共享经济发展的常态,而上市或许成为共享经济发展的归属。

但就目前来看,由于Uber、WeWork等带来的负面效应,投资者会更加相关企业盈利而非直接营收增长。

对于共享经济也正趋于理性,不再盲从于高估值。这样来看,Airbnb想在上市前进一步提高估值可能并不容易。

业务停滞、后院起火,“节流”易但“开源”难

投资者对于共享经济的热情逐渐降温,而摆在爱彼迎面前的,是业绩和经营管理上的问题亟待解决,或许上市融资是改变这一现状的突破口之一。

由于全球预订量不足,爱彼迎在上半年的整体表现不佳。

继第一季度业绩惨淡后,第二季度营收录得3.35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10亿美元缩水了67%,也比第一季度的8.42亿美元大幅下降。第二季度息税前亏损为4亿美元,远高于去年同期亏损的2.29亿美元。公司此前预计,其2020年收入将降至去年48亿美元的50%。

爱彼迎在app store下载量自3月底断崖式下跌后,4个月来几乎无新增。第二季度短租的应用鲜有人使用,业绩表现不佳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了。

(第二季度苹果商城不同类别应用的下载量变化)

业务急需重振的同时,爱彼迎似乎在疲于生存。

去年,公司倾向于追随Spotify的做法直接上市,放弃通过出售股票筹集资金的传统模式。

但基于目前糟糕的财务状况,一切似乎都截然不同,传统模式逐渐变得“真香”。

此前,爱彼迎于4月通过债务和股票证券筹集20亿美元资金。为支撑起财务状况,公司短期内对于资金的需求格外迫切。

此外,爱彼迎也开始“节流”。

公司在3月终止了一切营销活动,包括广告投放和招聘,预计能助其节省约8亿美元现金;

创始人半年内停薪,而高管则将降薪50%;

5月初,CEO以公开信的方式宣布裁员25%,裁掉近1900名员工,相当于员工总数的四分之一;

未来,将减少与民宿业务非直接相关的业务投资,收缩酒店和豪华民居,暂停交通和娱乐业务。

除了业绩和资金短缺外,若不尽早IPO,公司内部员工手中的期权于年底起陆续失效,将变得一文不值。

迫于员工的压力,管理层必然会为处理好内部关系,而这在一定程度上推动爱彼迎加速上市。

但追求尽快变现的眼光是短视的,上市后尽快扭亏为盈、实现业务长期发展以及股价能到达何种高度,这些可能才是公司的真正价值所在。

上市后的Airbnb,能否搭上美股大涨的快车?

不难猜测爱彼迎的上市计划在逐步推进,这段时间可能还是会想着如何提高整体估值,有利于正式发行时有个不错的价格。

但这之后的股价如何变化充满着变数,未来仍然有很多因素将影响公司的股价走势。

短期来说,受大环境影响,无论是全球预订量或用户数量都是难以快速恢复至2020年前的水平的。

这也就意味着,公司在营收、净利润等财务数据上无法回归常态。

而且,大家旅行的方式和目的地的选择都较之前不同,住宿的习惯也潜移默化地改变。

爱彼迎能否顺利地适应新变化,及时满足人们新的需求点,仍是未知数。

就目前来说,短途是较为安全的游玩选择,也会是最快恢复的旅游方式。

如何针对性调整业务,更彻底地释放潜在客户的旅游需求,是爱彼迎当下要思考的问题。

跨国游最难快速恢复,爱彼迎因此推出线上体验功能让参与者“云游”世界。但该部分内容是偏离主营业务的,对收入的贡献以及增长空间其实并不大。

而且从技术角度来说,付费云旅游进入壁垒较低,携程、飞猪等平台都极可能在这一领域与其形成竞争。

回看2020年前爱彼迎的主营业务,会发现全球住客增长可能已经出现下滑,业务增长可能已陷入瓶颈。

(制图:美股研究社)

2010年、2011年住客增长率为329%、417%的峰值,但随后便一路下滑,最近几年其增速已经低于100%,2019年为22%。

由于19年采取了营销策略,可以发现2019年住客增量为80万,高于18年增量的70万。

住客总量的增长在一定程度上受到营销的促进,但较两三年前的表现仍有不小差距。

未来若要突破增长瓶颈,必然会大力增长销售和营销支出,盈利可能更加难以实现。

根据The Information此前报道,由于营销费用的大幅增加,2019年第一季度Airbnb运营亏损较上年同期增加了一倍多,达到3.06亿美元,第二季度的息税前亏损约1亿美元。

因此,通过加大营销支出,究竟能在未来拉动多大程度增长也需要等待市场的验证。

在竞争层面看,全球民宿领域竞争愈演愈烈,尽管Airbnb仍是主流选项,但随着传统旅游平台涉足酒店以外的产品服务,Airbnb在民宿领域所占的市场份额正在缩小。

去年市场调研公司eMarketer预测,截至2019年底,爱彼迎在短租领域的在线用户占比将下滑至73%,首次下跌至75%的基准线以下。到2023年,Airbnb的市场份额将下滑至69.5%。

在海外市场,Booking Holdings旗下的平台早都在传统酒店产品基础上接入了民宿服务,这也可以让旅客对比酒店和民宿产品,带来更多住宿选择。

随着越来越多传统酒店遵循这一策略,爱彼迎的竞争压力不小。

就中国市场来看,爱彼迎在短租行业竞争同样激烈。国内短租平台逐渐成熟,这条赛道已经十分拥挤。

小猪民宿、途家、蚂蚁短租等平台都占据着不小的市场份额,国内短租平台背靠阿里、携程等互联网巨头,在流量和资源上占据优势,而且营销渠道更加丰富。显然,爱彼迎在国内市场面临着更大竞争压力。

总的来看,无论是大环境或是行业竞争影响,爱彼迎未来都存在巨大的不确定性。

公司上市乘着美股上涨的顺风,但仍需要更多准备来应对前方道路的逆风。上市后能否受更多投资者青睐,美股研究社也会持续关注。

本文来源:美股研究社,转载请注明版权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