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小谦 > 迷雾出圈,爱优腾“在劫难逃”?

迷雾出圈,爱优腾“在劫难逃”?

曾经中国的悬疑短剧,往往因为逻辑难以自洽而备受诟病。但近两年国产剧的聚光灯下,也开始频频出现了悬疑短剧的影子。2017年的《无证之罪》和《白夜追凶》被并列为悬疑剧中的两座高山,而在今年爆火的《隐秘的角落》和《在劫难逃》再次以悬疑短剧的角度拔高了品质天花板。

截止七月一日,《隐秘的角落》豆瓣评分8.9分,相比开局9.1分略有回落。在新浪微博中,#隐秘的角落#的话题已经拥有超过44亿的阅读量。而同属迷雾剧场的《在劫难逃》目前豆瓣评分7.8,评分人数破2万,上线第二天在爱奇艺的热度值就达到了6900。

为什么《隐秘的角落》和《在劫难逃》会成为现象级爆款悬疑短剧?在这背后谁是最后的赢家,是剧中的朱朝阳、张东升和赵彬彬,还是局外的爱奇艺和迷雾剧场?平台剧场化未来会成为“爱优腾”手中的王牌吗?

迷雾剧场“出圈”,悬疑短剧“重启”

至今为止,爱奇艺的迷雾剧场已经累计播出了四部悬疑短剧,分别是都市爱情悬疑剧《十日游戏》、现实主义的《隐秘的角落》、主打心理悬疑的《非常目击》以及融入时空概念的《在劫难逃》。

这四部剧都凭借精巧的故事设计领跑口碑热度,截止7月13日,迷雾剧场的美誉度高达93.83,侧面说明了观众对于其认可度较高,同时也令迷雾剧场剩下未开播的两部《沉默的真相》和《致命愿望》备受期待。

从2020年暑期档网络剧的题材分布数量来看,悬疑短剧的热度已经直逼都市爱情和古装言情。基于当下整体的收视习惯,随着人们生活节奏的加快,短剧更符合碎片化时代观众看剧的规律。除此之外,悬疑剧很符合如今大受欢迎的“爽剧”设定。节奏快、形式新、剧情密集、破案手法更高能等特点,带给观众一定的“爽”感。

在迷雾剧场之前,同为悬疑短剧的《无证之罪》在当时也有着极高的热度。一度拿下豆瓣8.5的分数,是当时网剧市场里罕见的高分,并且数次登上微博热搜,引发全民讨论。但即使《无证之罪》用收视证明了悬疑短剧的市场,在它之后依旧出现了 达两年的市场空白期。

一方面,悬疑剧特别是悬疑短剧对逻辑、细节有更高要求,创作门槛高。另一方面,则是短剧的成本过高,相比于24集、36集的普通剧集,12集单集成本也相对更高。再加上悬疑短剧的“附加值”也不够,成功的甜宠剧、双男主剧,有着极强的“造星”能力。比如出演《镇魂》后的白宇、朱一龙、出演《陈情令》后的肖战、王一博,一夜跻身顶流,这样的造星能力是悬疑短剧很难达到的,因此在很长一段时间,国内悬疑短剧市场难出佳剧。

而爱奇艺所推出的“剧场”模式,在一定程度上避免出现悬疑短剧的通病。在逻辑细节上,靠大IP打底,选择流量派与演技派折中;在成本上,则开始尝试通过广告与超前点播结合,利用剧场化拉长优质剧集的发酵时间,实现聚合广告效益。

鏖战悬疑短剧,爱奇艺先下一城

爱优腾在在线视频行业的拉锯战目前还未有胜负,在这样的前提下,三家背后的“BAT”绝不希望看到任何关于视频平台一家独大的苗头,因此当爱奇艺凭借“迷雾剧场”热度节节攀升,可以发现剩下两家不管是在悬疑推理还是剧场模式都开始有了进一步的动作。

在优酷“悬疑剧场”的片单中,则有《失踪人口》《回廊亭》《白色月光》等14部剧集连发,在数量上是“迷雾剧场”片单剧目的2倍以上。这14部片单中包含悬疑冒险、刑侦涉案、案件推理、女性犯罪等元素,其中,优酷自制剧共12部,占比达85.7%。腾讯视频也布局了《爱思小姐探案集》《摩天大楼》等女性悬疑题材作品。

然而,腾讯视频与优酷的布局并没有达到预期效果。在数量上,2020暑期档独播数量从2019年的78部上涨到今年的88部,其中爱奇艺独播网剧数量最多为37部,腾讯视频13部,优酷33部,芒果TV11部。从市场表现来看,爱奇艺平台口碑领先,热度破60同时口碑在7分以上的占到了4部,腾讯视频1部,优酷1部。

以优酷的《回廊亭》为例,6月中旬才刚杀青,离播出还有一定的时日,刑侦剧《冰雨火》也刚于近日确定选角并开拍,而腾讯视频的悬疑剧储备也较为稀少。与之相比,迷雾剧场6部网剧已全部制作好待播,无疑在悬疑短剧之战中先下一城。

除此之外,爱奇艺的迷雾剧场选择的IP都是有一定的读者基础的。东野圭吾作为本格推理大师,笔下多个影视化版本影视化作品非常成功;紫金陈和那多也是悬疑推理小说界的大神级作家。借大IP赋能,通过优秀的改编,迷雾剧场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和文学的联动。

其实,爱奇艺优质的自制能力不仅体现在悬疑短剧上。在自制综艺中,在暑期档网综热度TOP10中,爱奇艺也是稍稍领先,有4档节目跻身热度前十,腾讯视频1档,优酷2档,芒果TV3档。但其实在肯定爱奇艺日益出色的自制能力时,由自制衍生出来的更加严峻的成本压力,也已经成为爱优腾三家头顶的一座大山。在亏损桎梏下,《隐秘的角落》携带迷雾剧场强势出圈,能否成为未来爱优腾的新增长点呢?

借剧场赋能,谁能成为中国版Netflix?

综合爱优腾最近的财报来看,三家的亏损都进一步扩大,求变和求生成为现阶段平台的主基调。2019年,爱奇艺全年亏损却扩大13%至103亿元,2020年Q1亏损28.75亿元,同比扩大58.49%。优酷和腾讯视频也都处于艰难转换期。2019年,包括优酷在内的阿里大文娱和腾讯视频,分别亏损了132.7亿元和30亿元。

国内在线视频行业不景气,从行业内部来看,截至2019年6月,在线视频用户规模已超过9亿,但付费用户当前在总体视频用户中的占比为18.8%,主要由于前期各平台抢占市场,免费观影的刻板印象已经在视频网站用户心中形成,用户没有养成付费习惯,虽然增长潜力可观,但还需要较长的时间转变用户观念。

外部 视频平台的竞争、盗版的冲击、和短视频平台的虎视眈眈同样都对行业造成了影响。在对外采购优质内容上,爱优腾竞价导致采购成本激增;而自制剧的制作成本和演员成本同样不容小觑。盗版更不必说,去年《庆余年》在试水点播时就曾遭遇“全集1元起卖”。

并且由于短视频分流,以爱优腾为首的长视频平台正在试图通过入局短视频等领域来扩大自己的影响力。但与此同时,以抖音、快手为代表的短视频平台也在积极布局 视频业务。今年初,字节跳动斥资6.3亿买下贺岁片《囧妈》,尝试院线电影网络播放的新模式,随后又成立文化公司,从事影视节目制作与发行,进一步给传统 视频平台带来威胁。

对比国内在线视频严峻的形势,Netflix无疑是将内容和成本之间的权衡做的最为出色的平台。Netflix的盈利模式其实就是内容-吸引流量-订阅变现,优质的内容对Netflix来说尤为重要。在经典老剧上,Netflix斥巨资购买播放权;在原创内容上,Netflix也在持续烧钱。

以2019年为例,Netflix2019年全年营收201.56亿美元,内容制作成本约为150亿美元。2020年第一季度Netflix新增用户1577万,全球付费用户1.83亿,净利润7.09亿美元。

Netflix的成功说明了优质内容的重要性,爱优腾目前所尝试的“剧场化”可以看作是将Netflix模式本土化的一种应用。从现在的反响来看,剧场化确实打造了多元化、差异化的整体内容品牌,在一定程度上做到了将“剧集黏性”转化为“平台黏性”。但在国内市场,这种模式还要面临过审和广告植入等负面问题,想要借助剧场持续不断的打造优质内容,延续Netflix的成功之路,或许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本文来源:港股研究社,转载请注明版权

 



推荐 0